石油詛咒與中東民主

當我們談到天然資源(尤其是石油)的政治經濟學時,我們一定會碰觸到「能源詛咒」(Resource Curse)這個議題,當談到這個詛咒時,我們不能跳過 Michael Ross 的作品,他是 UCLA的政治學教授,他在2001年發表在《世界政治》(World Politics)的論文「石油阻礙民主嗎?」(Does Oil Hinder Democracy?),具體地論證了在世界各國中,石油輸出與民主呈現了負相關,也就是說,當一個國家出口石油的比例佔總出口貿易量越高時(也就是越依賴石油輸出),這個國家將更不民主。他更發現,礦物(例如鑽石與銅礦)的生產與石油擁有同樣的負面效應。

Ross認為石油這份「黑金」阻礙民主發展的原因主要有三個,第一,石油輸出國政府「賺黑金」相當容易且豐碩,即便不用課稅,光是靠賣石油累積的財富就足夠治國。對人民徵稅的不積極,也讓主政者藐視民間的訴求,而石油財富創造的社會福利也讓民間對政治改革的要求相對較低,因此容易催生出官商勾結下的獨裁政府;第二,政府為了鞏固控制權力,收到的石油財富往往被政府用來組織軍隊,以維持國家內部的穩定,軍隊常被被執政者所操縱。第三,這些黑金通常沒有被用來投入在教育、職業訓練等社會基礎建設上。而第二與第三點將使得民主難以在社會中萌芽。

Ross在這一期的《外交事務》Foreign Affairs期刊中也談到了中東的「茉莉花浪潮」,他發現除了利比亞之外,被浪潮席捲的國家都不是「石油輸出國」,突尼西亞、埃及、摩洛哥、約旦、黎巴嫩都不是,比這些國家更獨裁的巴林、科威特、沙烏地阿拉伯等,似乎沒有受到太大的衝擊。Ross從這些證據認為,「能源詛咒」依舊存在,石油的財富仍舊讓獨裁者能夠收買公民、隱藏國家財富、並大量增強防衛力量,除了防外侮,更要防內亂。

他因此呼籲,若美國希望這股浪潮燒到這些中東的「石油輸出國」, 則白宮需要促使石油市場的財富透明化,讓這些國家的老百姓知道政府藏了多少「私房黑金」,讓財富分配不均的事實在社會中醞釀,否則民眾會滿足於社會福利,而忘了被政府相對地剝削。此外,他也呼籲華府(甚至各能源消耗大國)應該要抑制對石油的「癮」,畢竟阻礙民主的原因是「能夠輕易取得的財富」,若世界對石油的依賴度降低,讓需求下跌,油價跟著下跌,這些獨裁國家控制國家的資源將減少,也減少國家走上民主的障礙。

雖然「石油輸出國」的獨裁系統依舊強悍,但對追求中東民主化的人來說,有兩個好消息,第一個來自於「茉莉花革命」的社群網路戰,網際網路讓資訊便宜且便利的傳遞,這對於揭露社會不公的情事有幫助,若石油詛咒之因出在於政府的欺瞞與人民的無知的話,網際網路將對獨裁政府來記當頭棒喝。第二,雖然高油價讓石油輸出國賺翻,但油價不是一直在高點,在過去近百年來,呈現出不穩定的波動,因此有大漲,就可能出現大跌。在1979年因能源危機而飆漲的高油價之下,沙烏地阿拉伯的國民所得攀升至 28,600美元,但到了2001年當油價回穩時,卻跌落至6,800美元。當下一波油價大跌時,或許就是政府的「油王」們開始要夜夜膽戰心驚的時刻了!


本文原始連結:http://newtalk.tw/blog_read.php?oid=3777